2017年10月20日星期五

牛排与林檎

        站在灶台前,铲子不时翻动下,看着火候差不多了,林檎就把牛排拿了起来,放到锅里。看了眼另一口锅里的汤,差不多能一块做好,一旁电饭煲突然叫了一声,证明自己已将饭煲好,随即转进了保温模式。
        这会不用再管了,再翻几下菜,照顾一下牛排就好。林檎靠向背后的墙,从兜里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到了朋友圈。
        林檎觉得自己这顿饭做得还是不错的,菜和牛排相互提味,汤也不错,就是太多了。
        如果能有人陪他一起吃就好了,自己一个住,做饭这事就是这样,做的时候热情满载,可一开始吃,就只能在一桌费心炒制的菜前体会到面前墙的冰冷,做饭的热情全变成了寂寞。
        开吃前他又拍了一张,然后便吃的一点没剩,很撑。
        因为他没有冰箱,不过看着朋友圈那个点赞的名字林檎也觉得没那么冷了。
        他喜欢那个女生。
        那个晚上,林檎撑得很晚才睡着。
        其实牛排觉得自己挺冤枉的,自己本来是头牛,就因为人想吃牛肉就把自己杀了,然后自己就变成了个牛排。它扪心自问,自己这一辈子问心无愧,哦,因为自己刚出生时被二哥从乳头挤开,长大后每天晚上都在睡着的二哥面前拉泡屎这事不能算。
        牛排还觉得自己蛮有自觉,不像它三哥,每天吃草都吃得最凶,好像它吃草就直接吃进自己肚子里似的,它每次看三哥吃草牛排都能产生一种“牛不是反刍动物”的错觉。
        呜呼!虽然说自己有着各种各样的恶念,但牛排真不觉得这罪以至死!就是想想!想想都不行吗?牛排真的想不通自己犯了什么错能导致现在它这样还能思考,它甚至怀疑当自己变成屎后还能思考。
        那真的太糟了。
        于是它开始思索如何自杀。
        吃完了早饭,看了眼时间,林檎就出门了,锁好门下楼骑上自行车去上课。
        自行车却没有办法理解牛排的想法,不过牛排却很高兴,他还以为在这个阴暗的人类肠道里将会永远地孤独下去呢。
        “哦,上周也有个牛排这么跟我说”自行车告诉牛排“不过事实并不是这样,大概再过半天你就能遇到那条寄生虫了吧,那应该是前年的一块牛排留下来的。”
        然后牛排就震惊地很失落,林檎锁车时自行车还在向牛排说着再见:“下午再聊啊,别那么伤心,有用吗?”
        林檎锁好车后走到了教室,课很无聊,可笔记还得做,要想明白还得靠他自己。
        课间,林檎一边摆弄着手机一边与同学聊天,突然手机咔嚓就是一张,同学笑着带些骂地说你干嘛啊赶紧删了,林檎把手机亮给他说我就是让你看看你的傻样,这就给你删了。其实照片被他云备份了,照片中同学的斜后方有个女生容色正茂。
        中午,林檎穿过拥挤嘈杂的食堂,车棚取车。骑上车后自行车跟牛排打起了招呼:“嘿!没想到中午我们就见面了。”
        牛排还是很失落,不过它还是回了自行车一句。
        “你遇到那条寄生虫了吗?它跟你说了什么?”
        “我当时没仔细听,不过它看起来很开心……在我之前的牛排……”
        牛排还没说完,自行车就直接说了起来:“那你一定很干净,身上没有另一条寄生虫。”
        牛排不解,自行车向他解释了起来:“我是这么想的——如果你身上有另一条寄生虫的话他就有竞争对手了,与此同时看到你意味着这个人类活得挺好。”
        “等等,难道你不能和寄生虫交流吗?”
        “不能。”
        没等牛排和自行车深入交流,林檎就停下了车。
        锁好车走向旁边的肯打鸡,一辆卡车突然间冲进了人行道,林檎当然没事,可那卡车精准地装飞了那一排自行车,除此以外没有任何生命财产伤亡。
        那司机完好无损地下车,旁人纷纷侧目。
        “难怪,是个女司机。”
        女司机下车后掏出手机,一口灌着二锅头一手打着电话,没一会就有一个女生匆忙地跑了过来,女司机一把搂住了那女生说着什么,而林檎站在一旁不敢相信跑来的女生正是容色正茂。
        容色正茂也正好看到了林檎,招了招手说林同学这么巧你怎么也在这啊,说着说着容色正茂就变色了,该不会你的自行车……
        女司机突然插进来说“你小子是她同学啊,撞飞了你自行车真不好意思,昨天我俩……”
        容色正茂突然捂住女司机的嘴说:“别说了别说了,林檎你人没事就好。”
        女司机排走了她的手,说道:“不行,你同学自行车还被我撞飞了呢。”说着不由分说拉着林檎和容色正茂就走进了肯打鸡。
        然后整个午饭的过程林檎都是一脸懵比,当他发现这两人根本就不会喜欢任何带把的生物后,他的懵比就套上了平方。

        然后整个下午的课林檎接着懵比,而牛排只想知道自行车现在是怎么想的。
        林檎甚至都开始思考一些他认为正常的事情了。
        或许牛排比林檎更加失落,因为他又变成了孤单一人,而以后也不再会有谁能告诉别的牛排这里也曾经有着无数个和你一样的牛排了。
        在变成屎的过程中牛排想了很多,林檎也想了很多,终于,在第二天的中午,伴随着林檎使劲,牛排终于见到了光。
        在它见到光的那一刻,牛排解脱了,林檎终于不再一脸懵比了。
        伴随着冲水的声音,林檎这两天的懵比一去不复返,留下的只有忧伤和蛋疼,他开始思索如何自杀。
        他觉得用一个牛排的身份把自己杀死一回或许不错。
x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德里的确从没忘记她

德里从没忘记她。 所以当他醒来,发现有一个女人正和自己在一张床上时,感到非常惊讶,同时他也恐惧,他害怕女性,或者说,他害怕任何女性在他的 “ 亲密距离 ” 里,他管这叫作自己的一种过敏反应,对女性过敏,这也是为什么德里不坐电梯,他只爬楼梯。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这种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