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星期五

生日快乐穿越者萝丝

         我躺在草地上,睁着眼睛。
         天空向我压来,于是我合上了眼。
         突然想到了图灵,这个名字真是怀念,现在我还能隐约记得大学时读到的图灵测试和莫拉维克测试的论文……
         我睁开了眼。
         一个妇人站在我面前。
         “尊敬的先生,您能否帮帮我。”
         我看着她。
         她继续说:“我能看出来,您是名男巫,我手上正好带着教会发的信号枪,如果我不小心发射了它,您面对的就是……”
         “巫师审判。”我接过话头来“别激动,我知道。”
         “所以尊敬的巫师先生?”那妇人问我“您要不要帮我一个忙?”
         “那么,”我耸耸肩“一个农户的妇人会要一个巫师解决什么?”
         “我的小女儿,先生。”她说“她……”
         “你们找过医生了?”我打断了她。
         “找过了,附近镇上最好的哈里医生都来看过。”
         “牧师呢?”
         “也找过了。”
         我站起了身来,问她:“那么,你们的小女儿多大了?”
         “五岁,”她回答“她一直昏迷不醒,快一周了。”
         “先说好,”我看向那妇人“可能不会有什么结果。”
         她摇了摇头。
         “没有关系,先生,我们只求您看一看,她……”
         “那就走吧。”我又打断了她。

         这一路上我们经过了两家人户,都是普通的农户。
         当我们经过时,门口附近的妇人就过来打起了招呼,问了问她家小女儿怎么样了,还顺手送了些水果和腊肉。
         这些农家的院子里都有几个小孩在玩耍,但有些劲的就已经在帮农了,即使他们脸上都带着差不多的稚气。
         刚到妇人的家门口,几个孩子一看到们我们的到来,就丢下了手上的活跑了过来。
         “罗恩呢?”她问。
         “去张家和小梅玩了。”
         他们的眼睛好奇地看向我,但不敢多看,很快就把视线收回到妈妈身上去了。
         “好了都回去干活吧,我带这位先生去看看萝丝。”
         他们点了点头,回去继续干活了。
         “原谅他们先生,您也看到了,这就这几家人……”
         我耸了耸肩。
         “没事,入乡随俗。”
         她点了点头。
         “这边来,先生。”

         她们的小女儿萝丝躺在床上,点滴在一旁吊在衣架上,连着她的手臂。
         我坐在椅子上,端详了会,然后转头问了起来。
         “能告诉我医生和牧师都做了什么吗?”
         “哈里医生打开了她的嘴,看了看舌头,又撑开眼皮用光筒照了照眼睛,然后让我们架起点滴,开了个药方就走了。牧师则拿着三角架做了祝福,把圣经烧成灰,化在水里,在她额头上撒了些,又在房间里把剩下的水四处撒了一遍。”
         “药方还记得吗?”
         “我记在了纸上,就在这里,您看。”
         我接过来看了一眼。
         是普通的抗生素。
         把纸还给她,我从包里翻出了一套道具,做起了检查。
         过了一会,我做下了结论:“很难办。”
         她跪下了。
         “求您一定要救救她!”

         晚饭,我坐在了长桌的一端。
         很丰盛,腊肉、水果、面包,虽然都很朴素,但也有自己的香味。
         是一种在城市里吃不到的香。
         吃完饭后,我清了清嗓子,没有杯子给我敲,只有碗。
         我环顾了一遍他们每个人的脸,说:“诸位,你们的家人,萝丝,她还有可能回到你们当中,但只是可能。”
         他们都盯着我。
         男主人疑惑地看我,问:“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萝丝的病症很罕见,她的灵魂出了问题。”
         “您一定能救回她来对吧!”最年长的女孩立马问道。
         我点了点头“但她的灵魂已经没有独自回来的可能了。”
         “先生,只要您能救活她”男主人说“我们付出什么代价都愿意。”
         我看向那个壮汉。
         “如果我说,代价是把你们献祭给魔鬼呢?”
         他立即从桌子底下掏出了一把火枪,指着我。
         “这样啊。”我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实话说,你们小女儿的情况很少见,少见到我只在理论里见过。所以,她情况没有任何已知的案例。”
         他放下了枪。
         我继续讲:“虽然有种方法能让她活过来,但我认为这是她的家人,也就是你们需要替她做出的决定。
         “既然萝丝的灵魂已经不可能独自回来了,那么如果让别人的灵魂进去,她就能够再度醒来了。”
         “那萝丝,萝丝原来的灵魂呢?”一个男孩问。
         “她可能会被吞噬,也可能两者共存,又或者只剩下萝丝的记忆留存在新的灵魂中,还有可能两个灵魂融合在一起,成为一个新的灵魂。抱歉,我不确定。”
         他们面面相觑。
         “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先生?”
         “没有。”我摇了摇头“我会到院子里去,等你们商量好了就告诉我吧。”
         一会,那妇人出来了。
         “先生,我们决定好了。”她说“只是在这之前,您能告诉我们,那新的灵魂是谁?”
         我指了指自己。
         她张大了嘴巴。
         “那是过去某一个时间点上的我。这么说会有些奇怪,但我相信你们会是个很好的家庭。”
         “可您是男的啊?”
         “灵魂是一种会适应祂所在的容器的东西。”
         她还想再说什么,可张了张口,还是没有说出来什么。

         走在路上。
         萝丝这会应该醒来了吧。
         想到了我在这个大陆第一次睁开眼睛的那天。
         “哈!”
         我笑了起来。
         生日快乐,“穿越者”萝丝。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德里的确从没忘记她

德里从没忘记她。 所以当他醒来,发现有一个女人正和自己在一张床上时,感到非常惊讶,同时他也恐惧,他害怕女性,或者说,他害怕任何女性在他的 “ 亲密距离 ” 里,他管这叫作自己的一种过敏反应,对女性过敏,这也是为什么德里不坐电梯,他只爬楼梯。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这种症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