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0日星期五

Lonely wine

        我来给你讲一个故事吧,这是一个真实发生过的故事,就在我的酒吧里。
        主角是金鱼缸小姐和烟兜帽先生,金鱼缸小姐的头上一直倒扣着一个金鱼缸,里面有水,还养着金鱼,没有人知道水为什么不会流下来,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金鱼缸小姐每次说话声音都能好好地传出来,虽然这不可避免地带着鱼缸的声音。
        “我挺喜欢她这点的,我喜欢这种不科学。”烟兜帽先生曾经这样和我说过。
        烟兜帽先生永远戴着他的兜帽、叼着一根烟,虽然他不时会把烟拿到烟灰缸上抖抖烟灰,但那根烟好像永远也抽不完,这搞得他的兜帽里一直都充满了烟,烟雾缭绕地,每个人都只能看见他叼着烟的嘴。
        “你知道吗?他那根烟上写着一行英文。”一天,金鱼缸小姐跟我说着。
        “什么?”
        “我也没看清是什么,我猜没人看清过那行字是什么。”
        “你刚刚说的是什么?鱼缸的声音有些重我没听清。”
        “……没什么。”
        “好吧。”
        鱼缸小姐的没什么总是说的很清楚。

        金鱼缸小姐和烟兜帽先生每次都在不同的时间段来到我的酒吧,他们从不认识,直到有一天,金鱼缸小姐突然在另一个时间段出现了。
        金鱼缸做到吧台前,指着我身后的瓶子说:“酒。”
        “好的。”
        我转身拿起那个瓶子,倒了一杯给她。
        她很少喝那种酒。
        几杯之后,她便掏钱,转身出门,走到门口时,烟兜帽先生推门进来了,他俩都楞了一下,然后继续各自的行动。
        那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在平时那个时段来的烟兜帽先生,那一天喝的比平时慢一些。

        “老板,你知道怎么追男孩吗?”
        “什么?”
        “……没什么。”

        “老板,那个在鱼缸里的女孩,每天都来这里吗?”
        “对啊。”
        烟兜帽先生深吸了口烟。

        之后,有一天,烟兜帽先生在金鱼缸小姐还没走的时间段就来了,他一进门看到金鱼缸小姐时有些慌张,然后慢慢地,坐到了金鱼缸小姐的旁边。
        “酒。”烟兜帽先生说道。
        “好的。”
        两个人都有些尴尬。
        “你好。”
        “你好。”
        “你平常也来这里喝酒吗?”
        “嗯。”
        “这个时候?”
        “对。”
        “您的酒。”
        “谢谢。”
        “你也喝这种酒?”金鱼缸小姐看着烟兜帽先生。
        “对啊,我喜欢这种酒。”
        “我也喜欢。”
        “是吗。”
        “别处没有。”
        “是啊,只有这里有。”
        “他们酿不出来。”
        “没错,他们也喝不出来。”
        “对。”
        他们从金鱼缸小姐常来的时间段聊到了烟兜帽先生常来的时间段,每个人都看到了这里有两个人坐在一起聊天,一男一女,一个头上倒扣着一个养着金鱼的鱼缸,一个兜帽里都是嘴里哪根永远也抽不完的香烟的烟。
        可那天之后,金鱼缸小姐还是在金鱼缸小姐常来的时间段来,烟兜帽先生还是在烟兜帽先生常来的时间段来。

        “那天那个男生,那个和我说话的那个,他叫什么?”金鱼缸小姐声音鱼缸声比以往的要重一些。
        “烟兜帽。”
        “他常来吗?我是说,他经常来这个酒吧吗?”
        “嗯。”
        “我有一天很晚来,对了,就是喝了那种酒的那天,是不是他常来的时候?”
        “对。”

        “那天那个女生,就是我和她说话的那个,她叫什么?”
        “金鱼缸。”
        “她也常来这里吗?”
        “对。”
        “我和她说话那天,她是经常在那会来吗?”
        “对。”

        之后,又有一天,烟兜帽先生和金鱼缸小姐在一个两个人都不常出现的时间段一起走进了我的店,他们走到吧台,金鱼缸小姐害羞地笑了一下。
        “我们”她指了指自己和烟兜帽先生“在店外正好碰到了。”
        我点了点头。
        “老样子”烟兜帽先生说道。
        然后他们两个人就聊开了。
        我给他们每个人的酒都加了一点糖,每一杯都是,只加了一点点糖。
那种酒顶多只能加那样一点点的糖。
        真的只有一点点,特别少的那种一点点。
        他们聊的很开心。
        当然,之后他们依旧一如既往地只在自己常出现的时间出现。

        不过,那之后他们每次都要求我往平时的酒里加一点苦。
        神情失落是那时他两个人经常表现出来的。
        也一句话不说,付完帐就走。

        之后,再一天。烟兜帽先生又出现在了那个金鱼缸小姐常在的时段,他看见金鱼缸小姐,身子明显一滞,但还是走到了金鱼缸小姐的身旁。
        两个人都有些尴尬。
        “酒。”
        “好的。”
        “加些苦。”
        “好的。”
        “你的烟……”金鱼缸小姐的声音充满了鱼缸声。
        “什么?”这导致烟兜帽先生并没有听清。
        “你的烟,上面有一行字吧。”这回鱼缸声好多了。
        “对。”
        “写的是什么?”
        烟兜帽先生深吸了一口烟,吐了出来,说道:“NEVER KNOWS BEST.”
        “……”
        “……”
        两个人都一口喝完了自己杯里的酒,向我再要一杯。
        我自然又给他们每人再一杯,不过,我给每杯都加了一滴稀释过的吐真剂。
        那会让他们想说些心里话。
        不过他们喝了后什么都没说,一直在对视。
        只有烟兜帽先生说了一句:“你的金鱼很漂亮。”
        “真的。”他又补充了一下。
        然后两人还是对视。
        打破沉默的是金鱼缸小姐。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喜欢,或者说爱。”她看着烟兜帽先生,眼神变得更坚决了些“但我不知道我是否值得被爱。”
        一把抱住金鱼缸小姐的是烟兜帽先生,在抱住之前他的眼神是透露了那样多的不可思议、莫大的悲哀、以及认同和欣喜。
        “我也是。”
        他的烟这时还在烟灰缸里。

        之后他们也经常来我的酒吧,金鱼缸女生还是金鱼缸女生,烟兜帽先生还是烟兜帽先生。
        什么,你问我他们是不是经常一起来?你说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德里的确从没忘记她

德里从没忘记她。 所以当他醒来,发现有一个女人正和自己在一张床上时,感到非常惊讶,同时他也恐惧,他害怕女性,或者说,他害怕任何女性在他的 “ 亲密距离 ” 里,他管这叫作自己的一种过敏反应,对女性过敏,这也是为什么德里不坐电梯,他只爬楼梯。 他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这种症状,...